Thursday, November 19, 2009

你知道我在说你吗?

第一次的交集,好象是在去年中华杯的选拔赛?成为台下的小小观赛者,觉得你的声音有点柔。不好意思这么说。

第二次的交集,是在宿舍,我呼唤了你的名字,你的头转了三百六十度,终于发现我。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忘记了我是谁。还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不会记人名的”。我心里直呼:这家伙好串!

第三次的交集?不好意思我忘了。不过你在我心中留下的第三个重要回忆就是当我打NUS友谊赛的时候。当时我在挣扎,徘徊,到底要不要继续打辩论。由于晓菁的父母不给她南下,在你的极力游说下,我顶替了晓菁的位置。基于那个重要的抉择,决定我的辩论之路走到今天。

接下来就开始我们很多很多的交集了。筹备期间,几乎都是你在接送我。一开始你还真串,说什么你只载送你的的队友。但是,那段时间的接触让我多了跟你交谈的机会,了解你的机会。我们开始谈心事,谈辩论,谈爱情。

可是我们谁也没有爱上谁。因为当时你的心里有个她,我的心里也有个他。

然后,你是如此地关心身边的朋友。你每每是第一个察觉到我不开心,我有烦恼。然后,你会很烦很烦地诱我说给你听。够力!不说的话,你还会逼迫我!说什么,没有信任你啦!说什么,朋友应该分担啦!好烦人。

所以,你也成了我心情的recycle bin。

还有还有,在我跟永健冷战的时候,你总是鸡婆地做和事佬。(赶鸡!)

渐渐地,发觉你不串了。反而觉得你很单纯。哈哈。还很好欺负。有一次比赛前陪我练质询。我练不好,我就十分用力地打你!出气!谁叫你的答案酱欠扁?我还记得国兴的两颗眼球都吓到差点掉出来。

还有和你一起做陪练的时候,你一直站起来讲,不给机会我讲!气到我给你摆臭脸,然后不跟你讲话。你就傻乎乎的,不知所措???

然后在我肚子饿时,没人陪我吃饭时,陪我吃饭。在我肚子很不舒服,很想呕吐很想呕吐,找不到永健,找不到朋友,因为那时已是凌晨三点,却找得到你!你还自告奋勇要到九舍拿酸梅给我止呕。

半夜和我出来吃宵夜,pancit!真衰!你坚持要让润宇先送我回去,然后一个人推摩托。妈的!少说也有两公里吧?

你你你你你!就是你!一天到晚喝咖啡的你!告诉你这样不健康,还硬硬要这样。

还忘了在怎样的情况下,就变成了你的妹妹?!你就变成了我的哥哥?!

我这个坏妹妹,还是在别人的口中得知你的生日!paka

在这个专属我的部落格,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6 comments:

相信明天会更好 said...

他好像還不知道哦

JuNe said...

他是比较笨啦。所以需要多一点时间。

珽凯 said...

没有上网。。。抱歉。。。不要假假shoot我。。。

珽凯 said...

sorry forget again~thanks ya! how i become ur brother , maybe is destiny i dun kno...haha

JuNe said...

哎哟~~~

祝福你还被你说成是假假shoot我。。。

珽凯 said...

是咯。。讲我笨。。。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