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31, 2009

颠覆龟兔赛跑 有话对兔妹妹说

话说森林里有一只令人反感的老乌龟。皮皱嘴巴痒,到处得罪人,森林里的小动物都很讨厌它。

在一次的小型森林越野赛跑中,这条老乌龟与兔兔家族再次遇上了。果真是冤家路窄!兔兔家族很努力地跑呀跑,但是还是败给了讨厌的老乌龟。兔兔家族没有因失败而感到气馁,反而放眼明年即将举办的全国森林越野赛跑比赛,势必一洗前耻。

怎么知道讨厌的老乌龟竟然到处中伤兔兔家族,到处炫耀欢呼它的胜利。兔兔家族不想计较,毕竟兔兔家族的常年征战,早惹来乌龟家族的不满。

更甚的是,那个老乌龟竟然针对兔小妹,让兔小妹伤心了。兔姐姐要跟妹妹说,老乌龟真的很讨厌,兔妹妹要把信心找回来,那个可恶的老乌龟可是输你九条街呢!

是时候了!兔兔家族要争气!

Tuesday, October 27, 2009

谈话

我问:“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样?”

a. 娶一个名字叫叶贞均的女孩
b. 娶一个长得很像我的女孩
c. 娶一个性格很像我的女孩
d. 娶一个跟我完全不像的女孩
e. 终身不娶

他答:“我会选择第五项,但是会天天搞一夜情。”

我问:“为什么咧?为什么咧?”

他答:“因为啊,要发泄咯!”

×××

我问:“如果我掉进海里,你会救我吗?”

他答:“傻的。”

×××

我问:“如果你在外国,我三更半夜一个人驾车,然后迷路了,打电话跟你求救:“老公老公,我迷路了,周围黑漆漆,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嘟……嘟……嘟。”电话突然没电,挂了,你会怎样?”

他答:“我会派人来找你咯。”

我问:“你会不会很焦急?”

他答:“当然会啦!”

×××

我问:“如果我生了孩子,肥到像猪头酱,你还要不要我?”

他答:“我会送你去玛花纤体。”

我问:“如果还是瘦不下来咧?”

他答:“我就在家里贴满比坚尼女郎的照片。”

我问:“如果我大受刺激,得到产后忧郁症咧?”

他答:“我就贴满肥婆的照片咯。”

×××

我问:“如果有一天我不要你,你会怎样咧?”

他问:“如果有一天我不要你,你会怎样咧?”

我问:“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一个有钱过你,帅过你,而且,还高过你,还比你更爱我,我要选谁咧?”

他答:“看你爱谁咯。”

我问:“如果我两个都爱咧?”

他答:“不可能两个都爱的啦。。。”

×××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给某位“扑街”的公开信 2

以下这封信是马大亲学生阵线法律局局长吴汉坤同学写的。谢谢吴同学力挺!

马来亚大学亲学生阵线法律局文告本局在此特别强调8位遭受学生事务处传召听证会的同学并无触犯任何条例。王子敬先生也许是对事情有些不了解,因此闹出不必要的风波,本局在此发表声明,以免再次出现任何不必要的误会。

大专青秘书处较于18日发表声明指马大代表学生理事会副主席叶贞均身為学生生领袖应该理解在大专法令还未完成修改之前,进行任何学生活动必须与校方协调妥当,特別是擅自邀请政治人物及私下让非会员进入校院参与活动。(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80335?tid=6)

对于以上声明,本局深感遗憾,因为大专法令修改法案已经在2008年7月16日于国会一读、2008年12月11日国会通过、2009年1月6日获得最高元首御准(Royal Assent)并在2009年1月8日在宪报通过(Gazette)。

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学长也表明修订后的大专法令已经允许学生会见政治人物,也可以邀请政治人物到校园内辩论。(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15368)。 同时,校方使用的条例是大专法令修改前制定的,已经不合时宜了。

我们希望借此提醒相关人士,切勿在不作准备的情况下与校方进行协商,让8位学生陷于不白之冤。

根据大专青于10月13日所发表的文告(http://www.sinchew.com.my/node/134196),马来西亚大专青总会长王子敬指出,他与马大学生事务处副校长讨论結果是马大校方基於校规採取行动,主要原因是学生生在未獲得校方批准下,便邀請非会员及政治人物出席及担任任評判。他也吁请学生生往後依据校方的条规办活动,以示对校方尊重。此外,文告也显示大专青上门请命的目的是盼望马大从轻发落;大专青担心学生在这期间受到对付或开除, 特别拜会校方,希望校方基于学生初犯而从轻发落。(http://beta.nanyang.com/Newscenter/articledetail.asp?type=N&ID=92480&sID=7&cID=10)

根据校方的活动批准信函,函上有一条文是指活动公开于学会会员/马大学生/及外界。因此不存在擅自让非会员出席活动的问题。于马大主办过活动的同学都非常清楚,活动企划书(简称KKD)在呈交校方批准活动时,企划书内是会列明活动性质、预测参与人数及是否公开于非会员和外界人士。如果企划书不完整,活动负责人在学生事务处助理注册官(Penolong Pendaftar)或活动官(Pegawai Projek)的书记(Pembantu Tadbir)的阶段就已经被质询了。就此,活动校方批准的活动都是经过层层检验的。更重要的是,学生需要另外申请租借场地,若活动只限学会会员,负责场地的官员一般不可能会租借容积超越相关学会会员人数的礼堂。我们建议王先生若是对马大活动程序想要有进一步了解,可以联络任何学会与活动主席或秘书,以避免出席误解。

另外,大专青认为叶同学应该带领受害学生见副校长洽谈,展示一切活动申请程序及信件证明没有犯错,为6名受害学生讨公道一事,校方及相关人士已拥有该副本。活动批准后,其批准信副本一般将呈交于:

1)学生事务处副校长
2)学生事务处注册官
3)国际关系与企业主任办公室
4) 财务处
5)保安局
6)学生事务处财务组

最后,大专青在学生面临各科测验、提交报告等非常时刻忽然要就学生接见他们的举动的确让学生难以配合。叶同学就读于法律系,相信各界能够理解其课业繁忙,无法在上课时间即使抽空接见大专青的临时邀约。如果大专青因为此事而对叶同学进行人身攻击,这是非常无礼的行为,我们强烈要求撰写文告并以大专青名誉发出文告者向叶同学道歉。

其他详细内容,本局不便在听证会一事完全处理完善前透露,以免节外生枝。本阵线非常感谢各界的关怀与支持,唯希望外界人士若要到校进行任何努力前,请预先通知8位同学,以尊重他们的意愿;以更专业的手法处理问题,同时也避免一些无心举动所造成的额外风险。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王子敬,我跟你扛上了

王子敬再次得逞,通过对叶贞均同学展开口水战上报达到宣传效果。未免他三度得逞,叶贞均同学决定暂时不要在报章上回应,省下口水。但是,学辩论要学以致用,决定迟一点对以下的报道逐一分析,逐一反驳。

敬请期待!~~~~

大專青會阿沙里亞只為交流沒承認6華裔生錯誤疏忽

(吉隆坡17日訊)馬來西亞大專青年協會總會(大專青)今日澄清,沒有代表任何一方向馬大學生事務部副校長拿督阿沙里亞博士承認,任何關于馬大6位華裔生被傳召聽證會的錯誤和疏忽。

“大專青是基于擔心這6名艱辛擠入馬大念書的華裔生,面對馬大校方召見聽證會或面對嚴重處罰,大專青才主動拜會阿沙里亞進行交流。”

大專青針對馬大“908辯論海嘯”風波上,發表6項聲明文告時說,阿沙里亞並沒有訴說已屢次勸告學生主辦活動,須得到校方書信批准。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一樣呼吁校方不要處罰或開除這6位馬大華裔優秀生,我們也只是辦學生活動而已。據了解,該學生還有兩年即畢業。”

文告上也附上總會長王子敬致函馬大校方的副本,內容是聲援涉及上述校園活動的6位華裔生。
他指出,過去校方允許外來者,如部長和有聲望人士出席馬大活動,藉此作為互相交流學術知識的平台。

王子敬說,在大馬,法律未有禁止任何人士自由發表言論,反之賦予發表意見和看法的權利,提供不具敏感和不損害他人元素內容。

大專青其他聲明如下:

●馬大代表學生理事會副主席葉真均身為學生,應該理解在大專法令還未完成修改之前,進行任
何學生活動必須與校方協調妥當,特別是擅自邀請政治人物及私下讓非會員進入校園參與活動。

●既然是合理學生活動,葉真均同學理應不必擔心,繼續帶領這6位受害的學生接見馬大副校長洽談,展示一切活動申請程序及書信證明沒有犯錯,為6人討回公道,而非只是在報章上發表文告。

●大專青深感遺憾葉真均針對本會錯誤看法,大專青森州分會主席李孫樂及中委曾數次聯絡葉同學及后者答應會有兩位馬大學生代表交流,但都沒出現,過后也沒進一步聯繫他們,惟有向受傳召的當事學生聯繫。

●大專青吁請馬大校方不要對付這6位無辜的學生,好讓他們能繼續安心在馬大念書至畢業。針對此風波事件,大專青不會再做出任何回應。

Tuesday, October 20, 2009

给某位“扑街”的公开信

以下这封信函是赠给某位擅做主张,自以为是的王某。

故事背景如下:

马大辩论队有六名无辜的大学生,因为办一场创世纪,叫好又叫座的908辩论表演赛而惨遭马大校方秋后算账,最高刑罚为吊销学籍!面对如此不公平的事件,各路英雄好汉纷纷伸出援手,路见不平,让马大辩论队深深感动!

然则,某位乐于助人的王某在没有咨询马大华文学会及马大学生代表理事会的前提之下,竟然越俎代庖向马大校方代为认错并求情,达成警告或罚款的共识,还奉劝大学生办活动要根据原有的手续。

先不论你有什么能耐,竟然可以令马大校方跟你达成共识。原来马大华文学会,马大学生代表理事会,马大亲学生阵线,马大回教青年学会,各大专华文学会及辩论队代表,学运组织,高教部副部长,YB郭素沁,YB张念群,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大力抨击及网上上千个诉求都不及你。

第一个 一流!

更甚的是,关于你的拔刀相助,我们不是从恩人你的口中得知,而是在事件见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啊!恩人你代我们认错,代我们求情,真是认真辛苦你了!但是,事实是,我们根据手续,我们获得批准,我们不应获得哪怕是最轻微的象征性惩罚;因为,我们没有做错。为什么恩人你认为我们做错了呢?还请指出。

第二个 一流!

未免混淆各报读者,马大学生理事会唯有代为澄清。可怜那个姓“叶”的我就被你私底下骂到臭头。

控状一:姓“叶”的没有接他们的电话

没有接听你们的电话,你们又何来得到我们组长陈叉晖的电话?难道你们忘了,是姓“叶”的我把组长的电话给你们的吗?
我何来任何职责非得要接听你们的电话?是不是睡觉大便冲凉时也要接电话才能令你们满意?
你们下午要见马大校方,中午才要找我们接洽,这就是你们的诚意?凭什么在上课时间,要我这位没有交通的学生立刻到KPS与你们会面?首相约我吃饭我都未必肯咧!

控状二:姓“叶”的博宣传

这点有点懒惰反驳。是谁博宣传应该超级无敌明显了。无端端自己跑去找马大校方代为认错,再无端端自己放话给媒体博见报。事前事后当事人都被蒙在鼓里,谁博宣传?唉~本来要发文告二度回应你的回应的,但是,未免让你有机会再度上报,我还是忍一忍,咽下这口气,在本小姐的部落格骂骂就算!

控状三:关那个姓“叶”的什么事,好心帮忙还被她在报纸讲

好笑!如果不关我的事,那还怎么可能关你的事?冒昧了,我是马大辩论队的一分子。冒昧了,表演赛我得负上责任。冒昧了,我还是马大的大学生。而你?我初认识,不知道你跟我们有什么联系。

第三个 一流!


骂人会留名

我是叶贞均

Saturday, October 17, 2009

我是夜店女郎

这是疯狂的一夜!

我是乖乖女,很少泡的。你信吗?每次都是讲多过做。已经是二年生了,说了这么多次,终于到夜店大开眼界啦!

嗯~爽爽爽!西洋摇滚乐轰炸我的听觉,大波美女刺激我的视觉!吉隆坡的夜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夜店里面真的好多帅哥美女,壮男辣妹;看到我目不暇给!眼睛受益不浅:D

唉~由于我是有夫之妇。我不停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要喝太多酒,不要喝醉,不要跟男生接吻,不可以摇太够力,不可以进入人多到爆的舞池;要保护自己的清白。哈哈!

啊不过,人啊,一喝醉就会乱乱来,我不知道我醉了会做错什么事呢?兽性大发?真的不懂,没试过。不过,看到友人喝醉的样子挺吓人,我以后可要特别注意了。

重点是,今夜,我扭啊!摇啊!癫啊!我第一次扮演的角色,我扮演的挺不错,我是夜店里女郎。

Monday, October 12, 2009

幸福写照

此刻,我很幸福。

不用筹备辩论比赛的日子,真写意。

周末睡到自然醒

面子书到脖子酸

拍拖拍到天黑黑

没有批评没烦恼

现在的我是普通到不行的女大学生!

做功课赶功课忙上网忙恋爱

真的真的好棒啊!^^

会不会沉醉在过度舒适的情况中,无可自拔?

然后抛弃以前烦人,矛盾,伤心,但是已经上瘾的旧生活?

是啊!这也是一个月前问自己的问题。

过去?好像好久好久以前了。

现在,我很快乐。

overall

得空上网骂骂人,喝喝茶,被老师骂骂下。

小小的烦人琐事都不及我所拥有的快乐呢!

我要感恩啊,珍惜他,享受现在的生活现在的我。

Friday, October 9, 2009

给马大校长的公开信

9 OCTOBER 2009,

Profesor Datuk Dr. Ghauth Jasmon
Vice Chancellor
50603 Universiti Malaya.


Professor,

DISCIPLINARY ACTION AGAINST 6 MEMBERS OF PBCUM FOR INVITING ‘OUTSIDERS’ TO JUDGE A CHINESE DEBATE COMPETITION ON POLITICS IN THE COUNTRY

Regarding this, Saw Yee Fung, Chan Kheng Fai, Ng Xin Ying, Koh Ming Cherh, Chan Wei De and Yong Siew Cheng, the president of PBCUM and committees of the debate show have been charged under 1979 Student Body’s act.

PBCUM recently organized a debate on politics in Malaysia. We invited Seputeh parliamentarian Teresa Kok (below), MCA central committee member Wong Nai Chee and political commentator Koh Kok Wee to judge the debate show. However, the above 6 students were charged for bringing in "outsiders" to this event. According to student conduct committee chairman, Prof Faisal Ali, no outsider is allowed to attend any student activity.

I hope that Prof. will seriously think about the consequences incurred if disciplinary action taken toward them.


1. Outsiders to attend the events in University of Malaysia if it is for academic purposes. To date, we have invited many ministers, politicians and well-known personalities to our various events in the past. It surely will create huge problem in future if University decides that we cannot invite outsiders. Which means, all the events in University of Malaya can invite the staff and students from University of Malaya only? In that case, even if our Prime Minister will technically not be allowed in our activities.

2. The aim of the debate was to promote clean and healthy competition amongst the teams. We achieved that goal and the show had attracted many students from other universities. Many debaters praised our initiative and boldness to organize such a debate. We believe it is necessary that students take an interest in politics, not to join or side any political party, but to be responsible and aware citizens of this country.

3. There is no any hidden agenda in this debate as the three people invited were from different political parties. It was a good, safe and healthy platform for discussion and debate. We should be proud of them.

4. The student affairs division called them on the morning of 8 September. The committee went forward to explain that the main reason for inviting the judges was that they were former debaters and they are experienced debate judges as well as seasoned politicians. After taking consideration into their explanation, we were allowed them to go on with the show. Why suddenly are they suddenly being charged although verbal permission has been obtained?

5. If disciplinary action is taken against them, it will spoil the image of the university. Being in university should not meant that students are banned from any sort out discussion about politics. The best student in would be one that is not just be a bookworm but one who is concerned about issues around him/her.



Thank you.





Yap Zhen Jun

Deputy Vice President
Undergraduates’ Representative Council 2008/2009
University of Malaya.

No. Tel: 0124187825

Thursday, October 8, 2009

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我一百巴仙肯定!

你们没有把我的名字递上去,除了身份敏感,也为了保护我,但是我很想跟你们一起面对,一起出席听证会。

我一点都不害怕,真的。

没有做错什么,干嘛要害怕?

光明正大做人,干嘛要心虚?

我们是正义使者!

社会,媒体,各大专,朝野两营都站在我们这边。

他们那边啊?只有声名狼藉的污桶走狗阿查拉依滋,还有他的几条小小走狗。

怕什么?

是啊,让父母不安了,但是要给足够的信心给父母,我们没有做错,我们会没事的,全地球都在撑我们呐!

我说是HEP蠢,HEP笨!

以为现在的大学生是旗子,任由他们来操控。

切~

惹火我们才是他们有难呐!

请你放马,我们接招!

Tuesday, October 6, 2009

你凭什么?

第二度与冠军擦肩而过,

中华杯五连冠梦碎新山。
是啊!事实就是这样,输了。没什么好怨的。反倒是赛后很多小插曲。部落战争一触即发。才知道,马大辩论队咄咄逼人的辩风如此令人反感。参加了几场正赛,才知道“马大辩论队”这个光环其实是个无形的枷锁。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好重好重。才知道,辩坛没那么单纯。
我要大大声质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明白?我又要问什么?
令人反感?
马大咄咄逼人的辩风,我一向都不是很喜欢!
他们是这样的啦,我之前也领教过。。
他们是凭捏造数据换来奖项的!
这样的队伍距离冠军有一段距离。
这些话,狠狠地刺入我的心里。很痛!!你不会懂你给我的伤痛,即使你是无心,或是一时之气。
凭什么否定我们的努力?我们对数据向来有高要求,找到的是比字典还厚的资料。不确定的,找多处来源,再选择最具权威的。凭什么我从来没有怀疑对手的资料,却面对对手的污蔑?即使资料有误,可以在场上点出,或场下查询。凭什么?凭什么?
就因为。。是马大辩论队?
凭什么连辩风都变成被攻击的对象?咄咄逼人?有吗?自由辩还不是给对手问到死死?我们有说对手咄咄逼人,我不喜欢吗?原来,原来,马大追问叫咄咄逼人,别的队伍逼问叫好好好好好好!
各位,我没有怨输了。我怨的是,从这几场比赛,我感受到许多不友善的眼光。
我要问这些人,你们凭什么?
ps:发泄而已。无意展开部落战争。

Monday, October 5, 2009

重重的

重重的,
我走了,
正如我重重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只带走银色的奖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