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2, 2009

释放

最近的我变得怪怪的。内心变得脆弱,敏感。以前一副大姐大,男子头,粗旷,讲话大大声,骂人大大声……可是现在的我脆弱得只想躲在别人的身后,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关我的事。

不说你们不会知道,其实我是爱哭的女生。不过,爱哭一点都不符合我的形象,加上我哭起来一点都不像韩国崔智友般唯美,所以我通常会选择躲起来哭。有时会哭到一把鼻涕一把泪,讲话都听不到。

今晚,我那敏感的神经被触及了。突然间感到很委屈很委屈,很难过很难过。所以眼泪就无声无息地滑下来。就静静的流泪,不敢惊动身边熟睡的室友。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不如意。事事不如意。早上站在大雨中,撑着漏水的雨伞,被雨水打了半个小时多,然后在冷气教室里冷了两个小时,然后身体就忽冷忽热,鼻水开始流,头昏昏,恶心反胃……

除了身体出状况,学生代表们也让我失望了!追了又催了四天,41个人,就只收回5份学生民意表。我很很很失望!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我明年不干了!做回一个普通的学生,在那边骂校方,骂政府,骂学生代表,屌他妈的蓝派青派,岂不是更写意?

再来是你,忙忙忙!很少陪我就是了!不会看风向就是了!没有买药给我就是了!在我想听你讲甜言蜜语的时候,想听你的安慰的时候,劈头第一句就责怪我!算了!假假发信息骂你,等你哄回我!你竟然做不到,选择睡觉!今晚不哄回我,明天就准备用三倍的努力吧!!!!!

没错,我是过于敏感,过于神经了!然而,铁人也有倒下的一天。就允许我任性的哭一晚,好吗?

看了这篇文章,请你静静的,不要问我,我只想抒发我的情绪。

2 comments:

Jas said...

jun, jia you~
u cn always come to our room to pour on us...^^

Anonymous said...

dont 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