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2, 2009

释放

最近的我变得怪怪的。内心变得脆弱,敏感。以前一副大姐大,男子头,粗旷,讲话大大声,骂人大大声……可是现在的我脆弱得只想躲在别人的身后,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关我的事。

不说你们不会知道,其实我是爱哭的女生。不过,爱哭一点都不符合我的形象,加上我哭起来一点都不像韩国崔智友般唯美,所以我通常会选择躲起来哭。有时会哭到一把鼻涕一把泪,讲话都听不到。

今晚,我那敏感的神经被触及了。突然间感到很委屈很委屈,很难过很难过。所以眼泪就无声无息地滑下来。就静静的流泪,不敢惊动身边熟睡的室友。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不如意。事事不如意。早上站在大雨中,撑着漏水的雨伞,被雨水打了半个小时多,然后在冷气教室里冷了两个小时,然后身体就忽冷忽热,鼻水开始流,头昏昏,恶心反胃……

除了身体出状况,学生代表们也让我失望了!追了又催了四天,41个人,就只收回5份学生民意表。我很很很失望!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我明年不干了!做回一个普通的学生,在那边骂校方,骂政府,骂学生代表,屌他妈的蓝派青派,岂不是更写意?

再来是你,忙忙忙!很少陪我就是了!不会看风向就是了!没有买药给我就是了!在我想听你讲甜言蜜语的时候,想听你的安慰的时候,劈头第一句就责怪我!算了!假假发信息骂你,等你哄回我!你竟然做不到,选择睡觉!今晚不哄回我,明天就准备用三倍的努力吧!!!!!

没错,我是过于敏感,过于神经了!然而,铁人也有倒下的一天。就允许我任性的哭一晚,好吗?

看了这篇文章,请你静静的,不要问我,我只想抒发我的情绪。

Sunday, July 19, 2009

请你不要视而不见

这是微小的烛光,潜在巨大的能量!
点亮迷失者的蛮荒,抚慰在生者的创伤,温暖含冤者的心房。
当你的身边发生任何不平等的事时,请不要置身事外,不要以为会有人去反对的,会有人去示威的,会有人去请愿的,会有人去牺牲的.....
如果每个人都抱着一样的想法的话,就不会有站出来的第一个人。
如果不是曼德拉宁可饱受牢狱之苦却极力争取废除种族隔离政策,非洲黑人就不会有与白人平起平坐的一天。
如果不是不顾自己安危的民众冲进巴士底监狱,用身体冲撞霸权,霸权不会有瓦解的一天。
如果不是孙中山先生努力不懈地带领全中国的人民掀起一次又一次的革命,封建的帝制不可能有废除的一天。
如果不是圣雄甘地无数次的非暴力绝世运动感动了千千万万印度子民走上街头,印度不会有独立的一天。
我们,身为马来西亚子民,无不希望有美好的明天。
然而,如果你、你、你、和你都不愿意站出来的话,请问几时才会有我们期待的明天呢?
不要以为一个人的力量很微弱,然而每一次伟大的革命都是集合了许许多多微不足道的声音,形成了连当权者都惧怕的力量,最终才有霸权被瓦解的一天。
请你不要对不公,不平视而不见。

共勉之。

Friday, July 17, 2009

默哀

为赵明福默哀!

为马来西亚默哀!

为民主死亡默哀!

为什么会这样?

谁该负起责任?

我相信凶手今晚,明晚,以后的每个晚上都睡不安宁。

这是对你永无休止的惩罚!

Tuesday, July 7, 2009

壁虎投江自杀记

恶心!恶心!太恶心了!
今天下午,我碰上史上第一恶心案件!!

话说是这样的,我昨天把一大桶衣服浸在水里。由于已经浸了一整天,那桶衣服开始有异味。一开始,我并不以为意。把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刷刷两下,过水三四次,再一件一件挂起来。奇怪的是,有一件我心爱的T恤有一种怪怪的味道。我就特别拿它去洗多一次。于是我放了洗衣水,刷刷多两下。

更奇怪的是,竟然那件衣服有一处隆起。再递到鼻子旁闻一闻,果然是异味的源头。于是我把衣服翻了过来,发现有一团半透明,乳白色的东东粘着我的衣服。我还以为是一团鼻屎。但是不可能嘛!我又没有乱乱挖鼻屎黏在衣服上。而且,哪里生这么大块鼻屎呢?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水冲掉那块东东再说。冲不掉的部分,我唯有用刷子出出力刷下来。

然后,然后……江江江江江!!仔细观察下,才发现那是一团壁虎的尸体,一团因浸在水里太久而变形变色变味的尸体。可怜的你,溺毙在我的桶里,更可怜的我却因此饱受心灵上的创伤与折磨。异味至今仍残留在我的鼻孔里,挥之不去:你那乳白色半透明的倩影留在脑海里,难以忘记。挣扎着,要让我那心爱的T恤与你一起壮烈牺牲,还是让它继续效忠于我?唉!难以决定!

恶心恶心恶心恶心到……我想吐!我想呕!我想撞墙!我想失忆!

就这样,我的衣服,我的桶,我的刷,我的鼻子……永远残留你的味道!!!

Saturday, July 4, 2009

结束游牧民族的生活

开学了。

总算结束游牧民族的生活。

从一开始住在第12宿舍,搬到第9宿舍,然后去了尊孔中学,再去到马六甲,回到我的家乡北海,再次回到第12宿舍,然后去了第11宿舍,又再来到第12宿舍,然后是第1宿舍,现在我在第9宿舍,希望明天有望回到第12宿舍。

看到了吗?短短两个月,我的行李收拾了不下10次,搬家搬到麻木了。游牧民族的生活,我厌倦了。好想停泊在一个地方,不想再四处流浪。开学令我开心的是,不用再流浪。

新的学期,要许下新的期望。

辩论,要用心!
学生会,要用心!
学业,要用心!
恋爱,要用心!
玩乐,要用心!

无论是做什么,都要用心。我不想再留下任何遗憾了。我不想回味当初,原来我的大学生涯是不精彩的。我要充满回忆,缤纷的大学生涯。

要获得,就要有付出!努力吧!付出你的热情吧!别再犹豫吧!开心吧!快乐吧!简简单单就好吧!别理会别人的眼光吧!最最重要是为自己而活吧!

新的学期,你们会看到不一样的我!

Wednesday, July 1, 2009

各位,我很好!

刚才跟劲晖、欣盈和仪芳一起到青年体育部去开拓视野。突然间在三点接到学生事务处的电话通知,要求我四点到办公室去见污桶的那条水。说真的,我盖了电话之后,手有一点抖,心里有一点怕,劲晖马上送我回学校,取消原本的吃喝玩乐大计。

我毫不掩饰我的不安,还好有你们的安慰及鼓励。我深呼一口气,勇敢地去面对了。劲晖说的没错,应该质问的一方是我,因为错不在于我,在于他方。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踏入了污桶那条水的办公室,努力地告诉自己要冷静,我是来兴师问罪的,不是来被他骂的。

所以,一踏进会议室,我就开始先发制人,质问了他们好几道问题,用我不标准的国语渗杂鸟鸟的英语,发挥我身为辩手的本事,质疑,反驳加质询。老实说,我太直,太不懂得修饰,一定让他们留下不好印象。不过没关系,至少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们口头答应会将警告信发给犯错的那方,也会警告他们不可以重犯。

当然也少不了被他们鸟一顿,说什么我越权直接告到他的头头那边去是不合理的。我只好敷衍地道歉及承诺不会重复。这个星期我的心情真的不是很好,被这些鸟人搞到我心情烦躁。

我也开始思考,我是不是适合这个环境?再度参选的可能性?要怎样做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