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7, 2009

悠长假期

考完试,松了一口气,该是时候轻松轻松一下,好好享受接下来两个月的假期才对。既然平时这么少回家陪陪家中两老,这个时候也该尽孝尽孝,陪他们聊聊天,吃吃饭。这么久没有跟哥哥妹妹促膝长谈,也该在这时多聆听,多分享,多分担。这么久没有跟爱人腻在一起,也是时候花多一点时间给彼此,给感情升温升温。这么久没有跟家乡的朋友见面,也该约大家出来见个面,哈拉哈拉一下,了解彼此的近况。这么久没有悠闲地睡到自然醒,也是时候放纵放纵,睡到太阳晒到屁股上。这么久没有看娱乐报报,这么久没有看副刊,这么久没有关心周遭发生的事,也是时候阅读报纸,充实充实。这么久没有碰本小姐书架上的七本波特,也是时候拿出来啃一啃。这么久没有回校看看老师,看看学弟妹,也时候回去关心一下健康状况不好的郑老师,关心一下辩论坊,我的心血。这么久没有运动,也是时候约朋友出来打打羽毛球,流流汗。

以上是凭空想象,真实状况如下:

考完试的那一天,很珍惜时间地跟coursemates跑到midvalley去吃一餐贵到不行的台湾餐,然后不知时候地跟依雯和正玲拼命逛街。逛到忘记接听爱人二十多通电话。逛完后虽然很累很sleepy,因为前一天晚上临时抱佛脚开夜车读书,不过还是抱着疲惫的身躯与爱人约会,向他赔罪。当然,再累都值得。隔天开始就是千篇一律生活的开始。辩论开始筹备啦!!!筹备了两天,B队教练就放了我们三天假期,我们就连忙滚回家去。确实来说,我只是呆在家两天而已,第三天就滚回马大筹备了。这里很对不起我的家人。接下来马不停蹄,没有假日,不见天日,每天醒来吃午饭,辩论,吃晚饭,辩论,睡觉。每天循环发生同样的事情,连续一个月。辩论完毕,终于可以回家一星期。怎么知道,回去第二天,接到通知,要出席高教部办一个活动,又只好回来这里。回来途中,接到通知说活动取消了,但是也没有办法。总的来说,这次两个月长假,我呆在家只有那么四天。写到这里,我有点难过。

为什么现在我在写作呢?因为我刚刚离开了全国领袖峰会。四天三夜的峰会,我只呆了两天一夜。为什么咧?因为觉得很显了。听了很多场讲座,问了那些政客好几道问题,得到了几个没有诚意的答案,认识了几个其他大专的领袖,有一些很不错,有想法。有一些,erm…………… 以前接触较多反对派的人士,这次见识了国阵的领袖和支持者。我只觉得,政治懂得越多,就越污染我!!!我就是对政客没有好感。你们就不能独立思考,当自己党内的异议分子吗?你们就不能说一些人民想知道,做一些人民想看到的东西吗?看到你们这些人,我觉得很讨厌的咧!!!

逃离峰会,还是要爬回去学生会哪里去办MHS。我也是很讨厌校园政治,简直就是外面肮脏政治的缩影嘛!!我身在其中,我不会允许自己被污染的!干完这回,我不会再碰校园政治这恶心的东西。我不会想看到蓝派的肮脏手段,我不会想再看到校方的嘴脸,我不会想进出警察局,我不会想眷恋权力,我不会想让妈妈担心三天三夜,我不会想身处于污泥中。

各位,这就是我的两个月假期。一个不及格的假期。

1 comment:

JeN said...

hahaha...jz lik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