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3, 2012

你我都是林月珍

我想

我们都曾经是林月珍吧

林月珍在《蓝色大门》里喜欢张士豪好久好久,却只敢躲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看他,偷偷收集他喝过的宝特瓶及遗失的篮球。就连写情信都不敢用自己的名字,不敢亲自交给他。更傻的是,用他的钢笔在簿子上写上张士豪的名字上千遍,祈求他的关注。

这不是很多女生都做过的事吗

写情信不敢自己动笔,叫隔壁座宝意帮我写,不敢亲自交,叫秀娴帮我交。桌子上写满他的名字,课本上也是。到训导处偷了他的相片,一天看上几次。睡觉前把他的名字念上几次,以为这样就会梦见他。就连给他责骂都会脸红耳根发烫。打了通电话,说了句话,还没有表明身份,就匆匆挂电话。示爱失败了就躲起来把和他相关的记忆统统销毁。

以为两年后已经忘记了他,却在一个转角遇上的时候心跳加速。他越来越帅,我越来越丑。没有自信不敢再次出击。就这样,他在心里又住多几年。

虽然一直都是单向的付出,但还是感谢你给我这种体验。毕竟,这种感觉,深刻到不行的回忆,一生只有那么一次。

多么希望当时是那个勇敢到不行的孟克柔

更感激曾经有一个人把我当成张士豪




我一百年前怎么会写这个?

有时候,有些事情,站得越远,看得越清。

有时候,有些事情,你不用讲,别人也会懂。

有时候,有些事情,你静静不出声,不代表你懦弱。

有时候,有些事情,再努力,都不会如愿。

Friday, April 29, 2011

蓝色的心情是成长的心情

真的是长大了!意识到这一点只需要那么一刹那之间。身边发生的林林种种都让我变得越来越忧患,越来越悲观。开始排斥看新闻,看到的不是天灾就是人祸。

我怕看到妈妈的未接电话,我怕她打来是告诉我家里有人出事了。小时候的我超天真,觉得天灾人祸离我很远很远,远到永远都不会发生在我和家人的身上。但是,长大了,身边的事情关心多了,灾难片看多了,潜移默化之下,我变得超忧患,超胆小。男朋友送完我回家,我会担心他在回家的途中是否安全。他闹气喘或伤风感冒,我都会担心他会不会断气。开始觉得,两个人要白头偕老是多么多么不容易的事。

唉,人啊,就是那么的脆弱!在大环境的反扑之下手无缚鸡之力。以前以为海啸地震不会发生在我的国家,现在开始担心着。日本一个地震就死几万人,斯里兰卡一个海啸就死几万人,哪里哪里一个风灾又是几万人死,以后出国旅游都会怕这怕那。就连2012末日说,我也渐渐相信了。

就算不是天灾人祸,看看人权也罢。发言权不被保障,示威会被抓,参政会变pornstar,不然就无端端跌下来死掉,人民的钱被政府随意挥霍。让我好心痛好心痛。我开始怕伤面子书,怕看到更多的不公平。

我只是个小人物,我无力改变大环境,成长的过程真的好多无奈。我也想在做后一段写个happy ending,说什么什么我会勇敢我会坚强,但是我还是做不到。

Tuesday, April 19, 2011

你相信吗?

1. 从小到大,我只吻过一个男生。

2. 我不怕蟑螂不怕壁虎,我怕花瓣怕鱼鳞和动物的毛发。

3. 我曾经拿石头丢“遛鸟侠”的小鸡鸡。

4. 我UPSR,PMR,SPM,Matrik的考试从来没有拿过B。

5. 我曾经考过全班最后一名。

6. 我form5的时候,志愿一栏填上“棺材店老板”,老师逼我liquid掉。

7. 虽然我有164cm,但是从小学到中学,跳高的时候从来没有跳过那条杆。

8. 我曾经深深地相信,吃到蛋壳就不能小便,因为会卡着。

9. 我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因为不满档主给我太少分量的面而偷过一粒云吞。

10. 小时候觉得自己长得很像朱茵 =.=!!

九真一假,猜猜看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Wednesday, March 2, 2011

这两天很emo

可能是天气很热的关系

可能是炸鸡吃得多的关系

可能是玩牌输得多的关系

可能是对着炉火太多的关系

可能是厨房没有风扇的关系

可能是抱抱不够多的关系

可能是功课做太累的关系

可能是网速不够快的关系

可能是最近脸很干的关系

可能是我在家太久的关系

可能太久没有做运动的关系

可能是很想出国玩的关系

可能有人跟我抢糖果的关系

以上林林种种或多或少的贡献,让我变得很emo,整个人都敏感起来了。

Wednesday, February 16, 2011

我们的情人节


丰富的情人节大餐,有炸鸡扒,奶酪煎鱼扒,马铃薯泥,水果沙拉,蘑菇马铃薯汤,草莓蛋糕,奶酪蛋糕,和葡萄汁!


主菜:炸鸡扒+水果沙拉+马铃薯泥
p/s:水果沙拉里面有特别放腰果哦!!


主菜:mozarella cheese sause + 煎鱼扒!


蘑菇马铃薯汤
p/s:罐头来的啦 =,=


草莓奶酪蛋糕,我的最爱!


New York Cheese Cake! My favorite too~


爱的印记!被油烫到啦~~痛


葡萄酒和bear bear。它的名字取好了!叫bubu


在如今如此商业化的情人节,我们忘了book restaurant再加上身上没什么钱,就只好在他的家里炮制情人节大餐啦。

感恩今年的情人节有你相伴,希望我们能够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相依相守。我爱你!

Tuesday, January 11, 2011

口交无罪

我在面子书加了“反对A片男主角当选马华总会长”的group。事先讲明,我一点都不关心谁会当选马华总会长。反正,马华这个政党早已奄奄一息,丧失民心,瓜不瓜只是迟早的问题。

但是,在蔡CD的“黄碟事件”渐渐平息之际,这个group竟然还很有恒心地继续冷饭重炒,继续在面子书大义凛然地指责大马警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质问警方为何不将触犯“违反自然性行为”的蔡CD绳之以法。当!当!当!这里的“违反自然性行为”指的当然就是口交了。

我先不骂大马警方的双重标准,也不看国阵老大(污桶)的公然包庇。我这次纯粹想对蔡CD的罪行提出讨论。

看看刑事法典讲什么先~
S377A of Penal Code:
Any person who has sexual connection with another person by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penis into the anus or mouth of the other person is said to commit carnal intercourse against the order of nature.

没错没错!根据刑事法典377A条款,涉及口交案,就是触犯违反性行为,如果罪名成立的话,可遭判最高20年监禁,也可挨笞刑。但是,你不觉得这个条款有够废吗?请问,凡是有性经验的人,谁没有口交过?请问,没有性经验但是有看A片的人,谁没有看过blowjob?再请问,把口交的蔡CD骂到狗血淋头的人,你们难道不曾口交?COME ON!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口交有什么了不起?那里不自然?以前人家够讲69的姿势不自然,观音坐莲不自然,猴子上树不自然,男上女下最最自然。请问又有谁从来只采用男上女下的姿势呢?

再看看我们的邻国新加坡。在2003年有个叫Anis Abdullah的可怜虫,因为口交被判罪名成立。这起事件引起轩然大波,社会无不哗然。在民众压力下,新加坡的S377终于在2006年被废除,取而代之的是专门对付男同性恋的S377A。

所以,当“黄碟事件”发生之后,大家为何要把过多的关注放在口交的人可不可以当选马华总会长?而不是关心关心大马法律的进程?任何人都可能被控的咧~
最近不是很流行:“沉默就是共犯”咩?如果以后甲乙丙丁被控口交触犯“违反自然性行为”时,你我他可都是共犯呢。


温馨小提醒:小心口交被抓包哟

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总结2010

第一次参加全辩。很感恩我还是二年生的时候就有机会踏上全辩的舞台。很感恩我有机会和永健同台,也是最后一次当辩论台上的翻版神雕侠侣。很感恩我为马大辩论队贡献了一份力,夺回久违的全辩盾。

第一次参加世辩。尝到失败的滋味。这个失败让我从此止步辩论台,错过了中华杯,国辩,紫济杯。

亲眼看国辩,随团来到新加坡。我最不舍的不是输了,而是你最后的战役不是你的巅峰。

我学会了煮ABC汤,药材鸡汤,可乐鸡丁,姜爆鸡丁,腐竹薏米糖水,意大利面,番茄炒蛋,马铃薯泥。第一次发现,煮东西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及家人吃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第一次认真的做assignments。不管拿到怎样的分数,environmental law and international law 's assignments 是我认认真真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的。

认认真真的准备考试。第一次觉得准备考试是开心的事,第一次觉得,我真的是想好好地学习,而不是敷衍或应付考试罢了。不管考得怎样,我心安理得。

在感情的世界里,付出越来越多,胡闹越来越少。开始思考,怎么能够再爱他多一点,再多一点。

我发现,这一年我很喜欢很喜欢我的系友。熟的,不熟的,色的,不色的,我都很喜欢你们。

做了两次part time。赚了RM800。遇到无良雇主迟发薪。第一次寄出山寨版的律师信去追债,第一次亲笔写email去屌人家的director general。迫使她发薪给我。不错的经验。

最后最后,我还得到一些教训。在此省略了。叫我忘怀,宽容。



看似平凡的2010~看似丰硕

我选择绕路走开

谁没有吃过亏?谁没有受委屈过?谁没有试过吞下一大团的怨气?

有没有一个人?吃过亏总会为自己讨回公道?受了委屈总会奉还到那个人的身上?我相信没有。

那为什么我还苛求要把自己保护到滴水不漏?

人生起起落落。有贵人相助,也有小人挡路。重点是,当有小人挡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该怎么面对他?绕路走开?还是以小人之道回敬他?我之前选择了第二条路。这是一条笨到极点的路,我还越走越深。不仅仅我受罪,身边关心我的朋友及爱人都一起活受罪。永健,对不起。

走错了路,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会选择第一条路。迟是迟了,但从这一刻开始,我转换跑道。

就让这个痛及不甘留在心里,时时警惕自己;吃一点小亏是为了避免吃更大的亏。我会永远记得这个教训。